早上一上班,助理发来一条信息:罗信昌老师于今天凌晨五点三十七分在北京不幸病逝。此时,我早已得到消息,正沉浸在对老师的怀念之中。

  

  和罗老师的交往已有多年,那时是在湖北远安。湖北远安茅坪场镇是中国香菇之乡,湖北森源生态农业有限公司正在那里积极打造“中国香菇文化村”。初次见到老师时怀着一颗忐忑之心,蜚声海内外的食用菌专家,如何能明白一个普通的追梦者的心思?如何能够产生心灵的共鸣呢?

  晚饭之后来到老师下榻的招待所,那个时候受条件所限,在这边远的山区小镇,有一个招待所已经很不错了。有谁知道,就是在这个简陋的招待所里,老师竟收下了我这个食用菌产业的门外汉做学生,要用他的知识助我完成在中国建设“百亿百村”的梦想。

  那天夜里,和老师谈得最多的就是如何在食用菌产业发展的同时 ,保护自然,尊重自然,与自然和谐发展。在以后的发展中,湖北远安“中国香菇文化村”正是秉承了罗老师这一理念不停地向前推进。

  2017年1月,应贵州省主要领导之邀,受中国食用菌协会的委托来到贵州,我带着我的团队开始了在黔西南州“一区一镇九园百村”的建设。

  罗信昌老师得知这个消息后,不顾已经80高龄,带着老伴一起来到贞丰县,帮助丰源公司布局规划,指点未来方向。

  

  老师生前多次来到贞丰实地考察。得知贵州丰源现代农业有限公司在规划之初就把保护生态环境放在首位时,老师伸出了大拇指。老师真切的嘱咐我和设计人员,要准确把握好“食用菌产业发展与生态有好的必要性”。

  在贞丰“中国珍稀菇产业园”建设过程中,老师指导我们深入到黔西南乡村农户,了解当地群众种植习惯,研究当地山林树种,协助规划菌材林的选址与树种。在经过充分调研的基础上,老师帮助制定了在黔西南发展构树与桦槁树作为菌材林的储备,并依托桦槁树主攻发展红托竹荪的规划。

  在贞丰“中国珍稀菇产业园”,白天,罗老师深入到养菇房,认真仔细的给园区工人讲解羊肚菌栽培的要点,培养基的调配,菇床消毒,手把手地教授工人。

  

  夜晚,会议室里灯光依然,老师不顾年迈,给技术人员讲述菌种选育,菌株培育,病虫防治。

  产业园里,每座菇房都留下了老师的身影。

  实验室里,每个试管都有老师擦拭的痕迹;发酵罐前,老师指导技术员记录的数据还在;布依族村菇还记得老师耐心的讲解,苗家技术员还在期盼老师能够再来上课。

  中国珍稀菇产业园正按照老师的指引,一步步走向成功。老师,“中国珍稀菇产业园”现在使用的每一吨菌材都是速生菌材,每一个废弃菌棒都经过加工成为有机肥,循环利用;每一朵菇花都经得起农残检测,食品安全是企业发展最严的一道关卡。

  老师,您播下的羊肚菌正茁壮成长,每亩的产量已经超过了400斤;您指导种植的红托竹荪已经给贞丰群众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效益;您发现的菌材优良树种“红麸杨”正摇曳在丰源公司菌材合作社的育林基地里。

  然,天不遂人愿,庆功的酒杯还未举起,老师您竟不辞而别,撒手人寰。

  

  老师,放心的走吧,您一路走好。我们将秉承您的遗志,按照“食用菌产业发展与生态友好发展”的理念,把“中国珍稀菇产业园”努力地建设成产业示范园,政府惠民园,企业振兴园,群众致富园。

  罗信昌老师和夫人

  罗信昌老师在中国珍稀菇产业园测查土壤

  罗信昌老师调研中国珍稀菇产业园规划

  罗信昌和夫人了解食用菌市场

  

  罗信昌老师和夫人

  

  罗信昌老师在做课题研究

  

罗信昌老师辅导学生

罗信昌老师指导学生作业

  著书立说留后人

  陪陪相濡以沫的夫人

安息吧,老师!愿天国里没有杂菌,让您的成果更多、更快的传递到人间。

  (谨以此文吊念尊敬的罗信昌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