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初的中央美术学院,红墙黄叶,秋色满园。学院北楼的报告厅,刚结束了以“和而不同”为主题的艺术治疗国际论坛。

Dr.Cathy Malchiodi 凯茜·马考尔蒂博士

在论坛上,马考尔蒂博士首先阐述了“表达性艺术治疗”的概念。表达性艺术治疗是综合了两种以上形式的心理治疗方式。她将这些治疗形式归纳为:可视化艺术、音乐、舞动、戏剧、幽默、游戏、创意写作等等。这些丰富的形式体现了表达性艺术治疗广阔的范畴和融合性。这使治疗师们可以有针对性地面对不同特征的来访者,选择最适合他们的治疗形式,从而充分地发挥治疗效果。这也是这次论坛提出的“和而不同”的主题,即来自世界各国的,拥有不同文化特色的治疗方法的大融合。

有了马考尔蒂博士“表达性艺术治疗”的理论框架,有了这次大会“和而不同”的主题,我们思路更清晰,我们更乐于去感受和接纳来自世界各国的艺术治疗形式。我们在一起探讨更多的可能性,我们珍惜每一次碰撞产生的思想火花。治疗师和艺术家们就像在一个大家庭里,相互间多了一份亲切和归属感。

Mrs.Cornelia Elbrecht科妮莉娅·艾尔伯特女士

艾尔伯特形象地做过一个比喻:动物在面对危险时可能有两种反应,一种是逃跑或反击,一种是由于过度惊吓而身体僵直。身体僵直时,神经系统也处于冻僵状态。虽然这种应急反应可以暂时减缓在危机中的焦虑情绪,但也会使身体机能停滞,功能失调。当这种冻僵的状态逐渐解除后,处于生存的本能,动物们会再次选择逃跑或反击这两种主动的防御方式。而当习惯于采用主动防御,而不是一直处于冻僵状态时,动物创伤后的恢复能力就会增强。这很像每天都不得不处于应激状态的野兔。

心理创伤的形成,就是由于来访者的神经系统处于长期的冻僵状态。所以,如果去改善来访者的应急状态,让他们采用攻击或者是逃跑这类主动的防御方式,让身体动起来,这样紧张的神经就会被解冻,获得舒展、放松,进而达到治疗的效果。

这里的“动”,就是治疗师采用的一切有效的艺术治疗方法。它们可能会因文化和地域的差异而不同,但它们的目的都是让来访者“动”起来,让他们冻僵的神经得到舒展。只要能让来访者乐于接受,并且身体由此开始“动”起来,这种治疗方式就是有效的。

我很诧异,在参加Pablo Gershanik 的主题为亲密模型的论坛时,这位来自阿根廷的演讲者还附带了一位小助理-他的儿子!而这位爸爸一直在谈的是他的爸爸。听完他的演讲,我觉得他很好地诠释了艾尔伯特的理论。当这位演讲者的爸爸,一位14个人都没法制服的健壮的橄榄球运动员,最终被80颗子弹穿过身体时,那个目睹这一切的儿子不得不面临选择。他到国外逃亡多年,恐惧和无助时刻相伴。长大回国后,他开始行动了起来。他收集了关于爸爸的所有信息,收集了事发当天的所有信息,他将这些事件做成了模型,拍成了电影,他让全世界的人都看到了自己的经历,他去连接所有有相同创伤经历的人,并成立助人机构。最后,当他再次看到那80颗子弹,他发现自己没有了恐惧,而是获得了力量。他不再恨那些子弹,而是对国家命运的哀叹,对相同命运的同胞们的同情。他最终选择主动回击恐惧,他“动”了起来,他治愈了自己。现在,当年的那个小孩也成了爸爸,他的儿子和自己当年一般大小。在讲台上,他不时看着儿子的目光是如此的温和,他用充满深情的语气给儿子讲述着异国风情。我的心被打动了,我感受到了生命的力量和爱的温暖,也感受到了生命的韧性。

Krupa带来了具有印度文化特色的kolam和Henna。在印度kolam流行的地区,每家人都会在门前,将面粉磨成的粉末撒在地上,绘成各种图案。人们或站着或坐着。有的人乐此不疲的创作出一件件作品,有的人也会缺少耐心,直接将粉末倒在地上。每年会举行各种有关kolam的活动和竞赛。大家在一起讨论、鉴赏,沉浸在艺术的世界里。

Henna很像纹身,但图案的颜色一段时间后会消失,这让创作变成长期和有趣的事情。姑娘们用各种图案装扮自己,或是想吸引异性的目光,或者为了攀比其他人的艺术才华,或仅仅只是喜欢。这让印度那些生活艰难的人“动”了起来,让他们将自己的情感、艺术和行动结合在一起,表达自己的感受,寄托自己的希望。无论生活给他们是否带来了创伤,这些风俗对他们的精神世界一直都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来自澳洲的Nicki Cassimatis 用诗歌给我们带来了丰富的体验。她向我们展示,这些能表达出我们内心独白的文字,还可以放进优雅的相框,配上漂亮的装饰。这让诗歌的意境和情感不仅能从文字中,也能通过触觉和其他感官去感受。我们可以将诗歌做成卡片,配上图画,作为礼物赠送给朋友,或自己珍藏。我们在这个集精神、艺术和行为结合的过程中,释放了情感,并同其他人连接在了一起。

黄晓红博士的叙事绘画治疗,是用绘画的艺术形式作为摄入性谈话的媒介,再通过咨询师的引导,让来访者用叙事的方式表达自己。通过图画的创作和言语的表达形式,这充分体现出了表达性艺术治疗的特征。咨询师在这个过程中的作用变得更为重要。他们帮助来访者从绘画作品中发现自己的潜意识,并在咨询师的引导下将这些潜意识意识化,使他们最终看见自己、接纳自己、发挥自己。对于来访者或者是咨询师,这都会是一次非常有创造性的历程。叙事绘画治疗是一种非常有效并具有开创性的治疗方式。

钟华博士在叙事绘画治疗的论坛中分享了自己的案例。她向我们具体展示了如何通过三次治疗,成功帮助来访者从冻僵的状态中恢复。我深刻体验到来访者在这三次叙事绘画治疗中情绪状况的巨大改善。

徐莎莎博士分别通过两个案例,对叙事绘画治疗的两个重要理论根基进行了清晰的诠释,即“圆形监狱”和“人不是问题,问题才是问题”。通过这两个理论的导向,将来访者的问题外化,最终带出来访者的盼望。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诠释了艾尔伯特提出的“动”起来的含义。

我在这次论坛中讨论了绘画和叙事结合的原理。作为咨询师,只有从来访者本人的叙述中才能确认绘画内容的含义。而确认后的信息是理解来访者潜意识的重要证据。

来自马来西亚的Noran Fauziah Yaakub教授,带来了她最新的研究成果和丰富的案例。她采用了对照组的形式,要求学生们在圆形的曼陀罗里绘画出自己的创伤。通过两组的比较,证明曼陀罗的形式确实能减少创伤带来的焦虑。学生们通过曼陀罗的创作,看到了自己的潜意识图景,并为压抑找到了释放的途径。通过分享,他们同周围人建立起连接,感到自己被看到、被倾听。Noran Fauziah Yaakub教授随后让学生们画出自己的快乐。她用这种形式让学生们去寻找自己的希望和能量。

通过曼陀罗的形式,我感觉到一个极其丰富的精神世界,它们曾被冻僵在内心深处。而现在,通过曼陀罗的形式流动了起来,被外化,被看到。

无论是俄罗斯歌手Yana Yakimova音乐治疗的深深震撼,还是唐菀苓舞动治疗的感人肺腑;无论是澳洲Lyn Duff ton用彩色粘土表达出的欢乐与痛苦,还是以色列Yael Livneh在水中获取的联动。他们用自己的方式诠释了表达性艺术治疗,他们让我感受到了丰富性,让我更加融合和接纳。他们让我看到了来自人类精神领域的共性。

这次论坛的主题“和而不同”让我体会到,对于探讨不同治疗方式的效度,我们更应该去关注如何让一位冻僵了的来访者了解并接纳这些治疗方式,如何引导他们“动”起来,让他们去与其他人建立连接,这样才能达到最终的治愈目的。

马考尔特博士提到,当人与人之间建立了连接,当我们感到自己被倾听,治愈就产生了。我们从以上的每一种艺术治疗形式中都能深深地感受到这一点。她还提到了韧性,即人类在经历创伤后的恢复能力。表达性艺术治疗就是让来访者僵直的身心“动”起来,他们最终会增强韧性以及对抗创伤的能力。这些理论框架,早已在来自20多个国家的艺术治疗先驱们的大量和反复的实践中得已验证。所以,我不得不说,这真是一次对于表达性艺术治疗师们最值得庆幸的盛宴!